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在帅客发布信息没通过会有提示吗?

来源:帅客 2020年08月31日 10:36

没有,需要你去个人中心-发布-被驳回中查看原因.

关键字:

相关推荐

住房不炒,住房租赁还会艰难吗?

5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北京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对于2020年房地产方面的工作部署,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坚持因城施策。“住房不炒”再次成为两会的热点关键词,表明国家政府一直百姓民生问题,高度重视百姓生活的居住质量。衣食住行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住是我们一直关心的一个问题。众所周知,居住场所是很多人的归属地,人只有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属地,才能让生活有归属感,生活也因此多姿多彩。刚踏入社会的你或许正在面临严峻的挑战,而找房子、找工作两个问题难倒了大部分人。或许,你是一个工作新手正准备找工作,你所面临的难题除了工作还有住宿。住在哪里,价格如何,信息是否准确,这些都是你要考虑的问题。找中介怕被欺骗,找人咨询结果一知半解,没有被工作难倒的你,结果倒在了住房上。作为一个新生租赁者,苦恼租赁无门。作为一个出售房源的你,不知该把手里的房源放在哪里才能得到关注,达到足自己想要快速出租的目的。如何租赁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如何晒出自己满意的信息,如何将生活简化,这些都是大多数租客要考虑的问题。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安心的住处让身体和心灵得到安放,一个固定合适的居住场所如同一个避风港湾,给每个正在打拼的人提供生活保障。选择一处安心的居住地,我们需要更多像租客网这样以“租客”为中心的租赁服务平台。成为租客网的一员,你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满意的房源,在最好的时间节点将自己的房源公之于众。在租客平台里,无论是租客还是出赁者都可以享受会员级别的待遇,没有多余的手续费,没有坑人的中介费,以最真实的形式还原出交易双方。租客平台,诚信搭建线上推广,让因出租引发的信任漏洞、安全漏洞等得到完善,优化租赁市场风气。居住场所一直是居民生活的基本保障,只有住的开心生活才能有滋有味。如果你是一个租客,需要通过租赁平台寻找房源,在租客网平台下,每一位租客都可以体验租客网平台旗下的合伙人项目,在解决自我需求的同时将房源消息传播出去,利用租客网平台在碎片化时间里轻松赚取佣金。如果你是一个房屋出租者,也可以体验租客网的平台合伙人项目,不仅能在平台上注册自己的租赁小店,还能将更多房源分享出去,让租客网的广大合伙人帮你一起推广房源,达到快速出租的目的。租客网,简化租客生活,提供高品质的房源,提供便利生活的租客惠商家推荐。租客网,打造诚信服务,让每一位用户在平台里体验不一样的租客享受。

2020年06月09日 11:40

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

扎克伯格最近在忙什么?5月19日,扎克伯格的一条Facebook动态透露了他最近的动向,官宣FacebookShops上线。这意味着,由他一手建立的庞大社交帝国开始拓展边界——做电商。“许多小型企业正在线上化,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当人们被告知待在家里,正是实体店的艰难时刻。过去几个月,我和我们的团队每天都在推进FacebookShops,加速将其提供给需要使用这一工具的小企业。”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Shops是一套免费、完整的电商工具。开通FacebookShops,可以让小企业在Facebook、Instagram以及接下来Messenger、WhatsApp上拥有自己的线上店铺。企业可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建立店铺形象,也可以用Messenger和WhatsApp和用户聊天。既可以采买Facebook的广告吸引新客户,还可以使用FacebookShops来建⽴完整的电商体验。FacebookShops在疫情背景下推出,却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而紧急上线的电商工具。在关于FacebookShops的诸多细节里我们发现,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社交巨头的转身中国消费者对电商工具并不陌生,即使它出现在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上。比如基因是即时通讯工具的微信小程序电商,又如基因是短视频的抖音小店。FacebookShops也是类似的逻辑,尤其是在网红内容生态更成熟、离交易更近的Instagram上。扎克伯格表示,将在Instagram开放一个专门的购物标签,并在发现页(Explore)中新增一个购物入口。扎克伯格用“免费、易用”来描述这一电商工具,它适用于正在或者正准备经营一家小店的企业或个人。但它的功能也可以变得复杂,这取决于经营者的需求,可以将客户管理等功能集成到店铺中来。后者是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来完成的,扎克伯格找来了一长串开放生态合作企业名单:Shopify,BigCommerce,WooCommerce,ChannelAdvisor,CedCommerce,Cafe24,TiendaNube,Feedonomics。除了更明显的入口、更完善的开放生态,Facebook电商最重要的特点是AI。正如扎克伯格一直强调的,“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Facebook电商由AI驱动,无论是在搜索、排序还是个性化推荐引擎上。AI对于购买转化的有效性,亚马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据麦肯锡估算,将AI应用于消费者购物查询的亚马逊,其AI推荐引擎为其带来了35%的销售额。科技媒体Venturebeat在文章《FacebookdetailstheAIbehinditsshoppingexperience》中详细描述了Facebook购物体验背后的AI细节。简单来说,通过AI对图像进行细分、识别和分类,判断产品应该出现的位置并提供购买建议。其中,系统“GrokNet”已经完成35亿图片以及1.7万个标签的训练,以适应卖家实际图片的各种“刁钻角度”。它还抽样了不同体型、肤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阶层,以使得不同国家、语言、年龄、文化等尽可能具有包容性。作为灰度测试的一部分,当商家在Facebook上传照片时,GrokNet会试图标记产品。此外,Facebook在今年2月推出的3D照片工具,可以在2D视频中创建3D视图,即使这些产品出现在过亮或者过暗的视野中。除了3D技术以外,Facebook还想通过AR平台,用户可以虚拟试戴太阳镜,试色⼝红、彩妆或体验家具;还有Fashion++,结合语义理解、个性化推荐提供时尚搭配建议。扎克伯格认为,“这些叠加在⼀起就构成了相当强⼤的功能。”但实际上,在不同的阶段,有一些功能是很鸡肋的。比如虚拟试穿无法代替线下体验,以及在不断地获取用户反馈来调整数据模型之前,“千人千面”的实际用户体验并不会太理想。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推荐引擎上的布局。一方面是平台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推荐,另一方面,作为社交平台的Facebook计划将“朋友的推荐”纳入到推荐逻辑中来,和平台推荐互为补充。反观国内社交巨头微信和字节跳动产品抖音,前者以社交推荐见长,后者以算法推荐见长,但二者都没有在算法及社交推荐中找到平衡点。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社交基因上来说,Facebook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不仅是电商,扎克伯格表示不久后还将上线直播电商,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购物体验。不得不拓展的边界Facebook做电商有两个大背景:一是来自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冲击,二是来自新对手TikTok对广告市场的分食。扎克伯格并未低估来自TikTok的威胁,并复刻了同款短视频AppLasso作出回应。Lasso的计划是,先抢占TikTok渗透率低的市场,再扩展至TikTok已经获得高增长的成熟市场。但从结果上来看,Lasso并未达到阻击效果: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Lasso下载量仅42.5万次,同时期TikTok下载量为6.4亿次。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对TikTok的错误预判有关。在2019年7月Facebook的一次全体会议中,扎克伯格表达了对TikTok的看法,“这几乎就像是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页(ExploreTab)一样。”他同时表示,“TikTok正在增长,但花了很多钱来推广,而一旦停止推广,留存率并没有那么好。”但实际上,TikTok和InstagramExplore频道在内容调性、生产机制上有很大分别。Instagram是生活微小片段的记录,整体氛围倾向于“呈现美的(showsomethingpretty)”;而TikTok短视频内容中的一个大类是泛娱乐,不一定是原创,也可以是二次创作。另一方面,TikTok背后是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这让它比看上去更加难以复制。就在Facebook宣布上线FacebookShops的同一天,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尼⾼级副总裁凯⽂·梅耶尔(KevinMayer)为字节跳动⾸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席执⾏官。梅耶尔将负责TikTok、Helo、⾳乐、游戏等业务,眼前的目标是纾解TikTok的监管压力以及完成商业化预期,长期来看,他还将帮助字节跳动扩张海外产品版图。作为一家短视频内容媒体,TikTok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它在海外市场的增长与Facebook一样,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至于电商的可能性,国内抖音已经提供了一个范本,推出抖音小店,并在直播电商上与快手展开较量。当下国内直播电商格局我们已有多次分析,2019年直播电商4000亿规模,淘宝2000亿居于第一,快手1000亿居于第二,抖音排在第三。近期,抖音小店增长快速,而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直播带货无需跳转。抖音、快手、淘宝三者之间的平衡、博弈、试探,又增加了新的变数。除了TikTok对广告市场的抢夺,Facebook和微信一样,还面临着层不出穷的年轻、垂直社交软件对核心用户的分流。去年夏天,Facebook成立NPE(NewProductExperimentation)小组,这个新产品试验小组的核心人物,就是从0到1创造新产品。作为Facebook内部的“App工厂”,由NPE小组推出的社交软件已有5个,分别是校园社交应用Bump和Aux,表情包制作应用Whale,类Pinterest的图片社交应用Hobbi,以及情侣私密聊天应用Tuned。目前还没有看到NPE小组的“爆款”产品。Facebook方面曾在公开渠道表示,一个小团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如果测试下来对用户没有效果,他们将快速关闭这项应用。快速迭代、快速试错,同时和主品牌分离,试图避免给外界留下一个“Facebook社交创新屡屡失败”的印象。近日,反倒是来自创业团队的Clubhouse火了一波,该产品被视为“音频版Twitter”,内测用户仅5000人,估值已达1亿美元。NPE小组的创新力对Facebook尤其重要,它要帮Facebook抓住下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不断细分的用户圈层。Facebook边界的拓展也不止于电商,也是在今年5月,Facebook推出了对标Zoom的视频会议工具MessengerRooms。社交、内容(图片、短视频、直播)、电商、toB工具,Facebook生态变得越来越多元。一方面,成熟App需要继续扩大用户基数,在国际市场获得增长;另一方面,对TikTok、Clubhouse们的阻击,抓住新兴市场的机会,需要更加行之有效的策略。

2020年05月29日 11:10

不出国门,享受来自哈罗公学的全球优质英国高中教育

哈罗公学网校登陆中国,通过数字平台讲授英国高中课程考试(A-level)体系课程  哈罗公学网校向全球国际学生开放“数字化通道”,学生们可申请于2020年9月入学,接受英国高中课程(A-level)的学习。哈罗公学网校的在线教育系统由全球领先的教育集团培生提供技术支持。  哈罗公学网校是基于哈罗公学的悠久历史传统和卓越学术成就而创立的数字化平台,向16岁以上、英语水平优秀且有志于海外求学的男生和女生开放申请。网校打破了地域与性别的局限,中国学生无需远赴海外,就能享受高质量的教育资源和国际化的班级体验。通过完成在线学习,即可获得全球认可的英国高中文凭,并且可以用世界各国大学普遍接受的A-Level成绩直接申请剑桥大学、常青藤盟校等名校,这一创举对中国学生和家长而言无疑是重磅利好。  入学全日制在线英国高中课程的中国学生,将选择学习STEM科目(化学、物理、数学、高数)和经济学,并参加培生爱德思(Edexcel)A-Level全球联考,为未来在国内外的高等教育乃至职业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对于在中国全日制高中就读而又希望额外学习A-Level学科的中国学生,哈罗公学网校还提供了单项的A-Level课程教学,作为学生们提高自身学术竞争力的理想选择。哈罗公学网校登陆中国,通过数字平台讲授英国高中课程考试(A-level)体系课程  目前,全球已有超过75000名学生通过培生的教育平台接受数字化学习。通过培生的数字化平台,哈罗网校的学生们可以参加一对一的学术辅导、与全球学生同步的在线真人授课、自行安排时段和进度的自学课程以及导师定期进行的个性化发展支持。  除了注重学习成绩,哈罗公学网校还致力于全方位传承哈罗公学的办学精神,学生们可以体验在线寄宿系统、参与校园课外活动如辩论社、象棋俱乐部和校园报社等。通过广泛参与活动,来培养学生们的品格、加深同窗友谊,提升领导力和个人发展。  哈罗公学网校的高品质英籍师资队伍由各学科领域的专家组成,教师均按照哈罗公学的同等标准进行招募和培训。网校校长由在哈罗公学拥有十余年教龄的希瑟·罗兹(HeatherRhodes)女士担任。  希瑟·罗兹校长说:“我们生活的世界瞬息万变,教育也必须适应不断出现的新挑战,反映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和发展期望。能够走在教育新时代的前沿,我们深感荣幸。我们期待着迎接将于2020年9月入学的首批中国学生。”  哈罗公学网校面向全球招生,现已开始接受2020-21年度入学的有限名额申请。

2020年04月23日 10:34